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陌上烟柳

陌上花开,缓缓归矣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九九艳阳  

2012-10-21 11:37:45|  分类: 逝水流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双休,最惦记的就是我那小小的菜园了。前天抽空去看了看,移栽的韭菜枯黄细瘦,严重的营养不良。

         想要挽救奄奄一息的韭菜,别无他法,只有施肥,俗话说:“庄稼一枝花,全靠粪当家。”反复游说老公,只提一小桶就可以了,坚决不挑多担。

         其实我心里也打鼓,上哪儿找猪粪去呢?种菜两年了,确实深深感到,如果没有农家肥,菜是白种的。今年暑假,看着干枯贫瘠的菜地,我犹如手握鸡肋进退两难。丢了吧,太可惜,好不容易自己翻种的。不丢呢,确实种不下去,老公也不支持。正在菜园近处小道徘徊。遇到了一个同事。说起自己的烦恼之处。她说:“那有何难的?我娘家就在这附近,猪粪去我家挑得了。”我一听喜出望外。反复撺掇老公去挑了。老人家非常热情,提供一系列农具,只是呢,正是播种季节,猪粪俏得很,且只有几头猪,肥料有限,把周围几个邻居搁后点儿吧,每天也只有一担左右。我和老公都感动得一塌糊涂。为不辜负老人的好意,我们坚持每天傍晚去挑一担。连续四天,再不好意思多挑了,想想这也比以前好多了啊,绿油油的,肥硕的大蒜,白菜,菠菜。。。。。。呵呵,在向我招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 果不其然,今年种的大蒜超乎寻常的好,出苗整整齐齐,没有一颗在土里憋死。个个苗条挺拔,几片修长的叶子展开,颇具肥硕气势。心里那个得意就别说了。俗话说韭菜最贪肥了,看来肥力还是不够,难怪蔫儿吧唧的。

       再去老人家,我确实不好意思了。老人家种有几分的土地,全部仰仗的是这些肥料,还有周围的邻居。其实最最不忍的还是老人家的热情,忙碌让我受不了。这是一对闲不住的老人,喂了大约十来口猪,每天的喂食就很是劳累了。从猪圈里移出猪粪,老人家从不让我们动手,都是装好了我们挑走就是。不知为什么,每次看到他们劳碌的身影,我总是想起我那过世的爹娘,我的眼泪总是。。。。唉,算了,其实附近也还有喂猪的农户,我不如去那儿看看吧。

       走了两家,都是铁将军把门,黄狗飞飞的叫着,让人恐惧。看来只有去麻烦老人家了!这次坚决不让老人动手了。

       转过弯来,老妈妈正坐在门口搓洗衣服。我叫了一声,老妈妈随即站起身来,在衣襟上揩揩手,回身就要进屋去端椅子,我赶忙制止。还没等我说话,老妈妈开口了:“忙了一个星期,今天休息啊!”“也累呢,你们两人真是勤快哦。”“要肥不?上次大家伙都要,搞得你们天天来,麻烦呢。”她又指着场边说:“你看,老头子都移出来了,这段时间不那么紧俏了,你尽管挑呢。”“是呢,今年多亏了老人家的肥料,大蒜啊都长势蛮好。”“那你再辛苦些挑哈,没肥种的没意思。”“就是韭菜长得不咋样,只需要一小桶就够了。”“来一次不容易,把衣服搞脏,多挑点,埋着备用啊。”老妈妈说着向屋内走去,“我跟你拿桶,扁担去。”我赶忙说:我自己去拿。”“我放的东西,你哪知道位置?我跟你去拿,不碍事的。”老人快步走向旁边的矮屋。

    我怔怔地站着,任秋日的阳光洒在我身上,清晨的寒气消散,那么明亮,那么温暖。

     仿佛。“哦,姑娘回来啦。”远远看见我,老母亲就大声喊着。“快,来坐,坐。”她吩咐大姐:“快去街上买点菜啊。”随即端来热茶。脚不点地去摘菜,准备午餐了。我跟着她走着,她絮絮叨叨讲家里的事儿,我有一搭没一搭应着。母亲其实已经很苍老了啊,笨拙的身躯怎这般敏捷?脸上笑开了的皱纹真得像极了田埂上的野菊花。。。。

      老人一五一十拿出了桶啊,扁担啊等工具。我喊来老公,他也不好意思只提一桶了。我们来到场边,老人挽起袖子跟着走过来要来帮忙,我们赶忙拒绝了。老人只好笑着说:“那你们自己忙吧,尽管挑,不碍事的。”,老公上好一担挑着,老人叫住我递过锄头说:“把锄头拿去乘隙除除草呢。”这老妈妈,真是太善解人意了。

     好不容易挑了四担,老公说:“够了,不能再挑了,总要给老人家留些吧。”也是,老人家的地里还种着油菜呢,这些肥料都很有用处的。于是,我去还桶。看我走来,老人远远迎上来,接过桶责怪说:“来,我来接,洗这干净干嘛,反正我又没啥事,留着我洗呢,再说下回还要用的。”我走向场边说:“对了,还有铁锹,我给您拿过来。”她放下桶,赶忙拦着我说:“我自己去拿,不劳烦你了。”

   我跟着她往场边积粪处走去。她拿起锹说:“你老公做事很仔细呢,活儿做得多仔细,不像别人挑挑洒洒的,你看多干净。”确实,我扫描一眼,他是比我仔细多了,要是我的话,不到处泼泼洒洒呢。

    正说着,老叔回来了,开着个脚踏三轮车,穿着的衬衣全身湿透。车上装的满满的,几大桶潲水。“哦,放星期来忙啊!”很远和我打招呼。老两口又忙忙的卸下潲水桶,看着他们倾斜的身影,我忍不住说:“老人家,您们不简单呢,两个女儿培养出来,别太忙啦,现在是享福的时候了。”“咳咳,还好,他们有自己的家,不拖累就好了。”嗨哟,嗨哟,空气中满是他们粗重的喘气声。“老头子,收那么多干嘛,看把你累的,快歇歇,歇歇。”老妈妈心疼地拿起毛巾给老叔揩着额角的汗水。

    阳光晃得眼睛花花的,我心里的潮水一直潜滋暗长。高大又佝偻的父亲挑着谷子趔趄地走着,笨重蹒跚的母亲刺骨的寒水里使劲地刮着藕泥。母亲端来蛋花扶起老病的父亲,父亲咳咳咳着的苍老声音。新年夜父亲温柔拉过母亲:“这些年你辛苦了啊,也是该穿件好点的衣服了。”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  九月的阳光啊,热热的,怅怅的!

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